欢迎您光临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下载!

“名落孙山”的故事

时间:2020-03-12 20:34

南宋年间,江南小镇上有这么两个读书人,一个叫孙山,一个叫张伍。有一年夏天天气热,孙山就下河游泳,不料想腿肚子抽筋,眼看就要沉底了,幸亏张伍一个猛子扑上去把孙山救了上来。这是救命之恩啊,孙山对张伍感激不尽。后来他们在同一个私塾上学,两人的关系就像亲兄弟一样好。

孙山和张伍学习都比较努力,而且成绩都不错,还不到二十岁就都成了秀才。

少年得志,孙山还好,张伍就有点飘飘然找不着北了,经常跟别人吹嘘:“就我跟孙山哥的学问,那是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,来年乡试榜上一定是他老大我老二。”

这里先解释一下古代的科举制度:刚读书的人叫童生,考上童试的叫秀才,秀才考上乡试的呢,叫举人,举人再考会试、殿试。

乡试是一年一次,在省城开考。张伍和孙山一商议,两人也去赶考吧。孙山家里比较富裕,带足路费就可以上路,可是张伍家里只有五十多岁一位老母,还患有心疼病,平时靠种几亩薄田度日,这个盘缠路费还真有点难办。这时孙山就说了:“张伍老弟,这个路费我替你出了,咱们反正是结伴而行嘛。”想不到张伍还挺硬气:“没事,这点钱我拿得出,你就放心吧。”

张伍家有两只祖上传下来的玉镯,能值几十两银子,他跟老母要其中一只玉镯,去当铺当了作路费。他是这么跟娘说的:“孩儿的学问您是知道的,去乡试不拿第一也是第二,中了举人国家给供养,这镯子不难赎回来。”张伍娘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,只知道儿子整天之乎者也,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,结果就很痛快地拿出了一只镯子。

两人结伴赶考,最后的结果是,孙山考上了乡试最后一名,张伍呢?他瞪圆了两个大眼珠子,把个榜文翻来覆去地看,没有!其实这也很正常,他虽然在当地算是学问不错,可参加考试的是全省精英,他这点学问就有点不够看了。

孙山中了举,别看是最后一名,可也是货真价实的举人老爷啊,自然是兴高采烈。张伍哭丧着一张脸,孙山就劝他,咱们还是先回去吧,明年再来考也不迟。没想到张伍的倔脾气上来了:“我这样子怎么回去见老娘啊,我连她的镯子都当了,就这么回去,她的心疼病一旦发作就麻烦了。反正明年还会开考,我就住在这里苦读一年,考中了再见她老人家。”

孙山见他这么说,只好一个人回去了。回了家,孙山家中自然又是一番热闹,本地不少亲朋好友上门贺喜。可热闹还没过去,张伍的老娘就上门了,张嘴就问孙山:“我家张伍考得怎么样?”孙山一下子就头大如斗,这该怎么说呢?这要实话实说,张伍娘有心疼病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心绞痛啊,一着急上火就可能休克。可是就这么编假话,骗老人也不忍心不是?

也亏了是孙山,脑子好使啊,想了想就吟出两句诗:“解名尽处是孙山,贤郎更在孙山外。” 意思就是说,我孙山就是榜上最后一名了,您家张伍还在我后头,就是没中。可张伍娘一天书都没念过,听不懂啊,就问孙山是什么意思,孙山哪肯多说,借口要接待贺喜的客人,躲开了。

张伍娘看这情景,就转脸问旁边一个本地读过书的宾客。这位宾客酒喝了不少,刚才孙山的那两句诗他都听见了,见张伍娘问就要来个实话实说,幸亏不远的孙山又使眼色又打手势,他就明白了:“这个、这个嘛,刚才举人老爷的两句诗做得很好啊,简单来讲就是你儿子——中了!”

中了?张伍娘这个高兴劲就甭提了,可转念一想,儿子中了干吗不回来?她回头又找上孙山了:“孙山哪,你跟我说实话,张伍中了举是天大的好事,他为啥不回来?”孙山心里直埋怨刚才那个宾客,使眼色是让你含混过去的,慢慢的老太太不就明白了吗?你这一说假话不要紧,现在我得给你圆谎,不然我再说没中,老太太还是受打击啊。想了想,孙山说:“张伍兄在省城忙啊,很多朋友请他吃饭、贺喜啥的,过些天就会回来的。”

上一篇:满族饮食文化 满族人的饮食有着怎样的悠久历史 下一篇:没有了